斗鱼盈利了但危机尚未解除

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,录得净利润2350万元;移动端季度平均MAU为5570万,付费用户数为660万。

2022年上半年,营收成本为15.24亿元,减少了5.06亿元,同比降幅24.9%。

其中,内容成本从去年同期的18.07亿元,减少至13.15亿元,同比降幅为27.2%;

营销成本也大幅下降,从去年同期的2.95亿元,下降至1.68亿元,同比降幅高达43.2%,几乎砍半。

其中,斗鱼《王者荣耀大师赛S5》再次成为官方合作赛事,不论是参赛战队、赛程规则都不输官方版权赛事。

据统计,该赛事共计有103所高校参赛,吸引超过1.8万高校学子报名,组成近3000支战队报名参加了此次赛事。

不论是宏观互联网发展,还是行业竞争,亦或者是商业模式,斗鱼都受到很大挑战。

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2017年,我国移动电线年,我国移动手机已经实现了人均超过1台了。

2016年,国内已成千播大战的趋势,风光时期,一年内全国有31家网络直播公司完成36起融资,涉及总金额达108.32亿元。

但在过去两年间,随资本退烧和市场淘汰,最后留名的,只有陌陌、花椒、映客,斗鱼、虎牙等,淘汰率超过90%。

2021年2季度,斗鱼的MAU(月活)是6070万,虎牙的MAU是7760万。

行业老大和老二,虽还活着,也落得遍体鳞伤,两家若还竞争最终只会将版权费和主播费推高,根本不利于平台走向良性发展。

此外,腾讯互娱成立企业电竞中心,中心将全面负责企鹅电竞的产品研发和运营推广工作。

尴尬的是,斗鱼等游戏直播平台困于游戏版权,即便现在想开发游戏,也受到版权限制发放影响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